火狐体育

如果忘記,就是我們的恥辱
——紀錄片《七三一》創作手記
文 /王岙

發布時間:2016年02月03日 16:15 | 來源:火狐體育 |


本文作者王岙

benwenzuozhewangao

我出生在哈爾濱,19歲那年被北京廣播學院(現稱中國傳媒大學)錄取。作為一名電視人已經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年。

想必與我一同成長的那批哈爾濱人乃至中國人對“七三一”這個名詞都不會陌生,它帶給大部分中國人的心理感受大同小異。在當年那座曾經九月份就下起鵝毛大雪的北方城市里,從小學到中學的主要愛國主義教育就是手拉著手參觀“七三一”、東北烈士紀念館(偽滿警察廳),以及東北烈士陵園。但在中國,究竟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七三一部隊”的來龍去脈、準確掌握這支罪惡部隊在海內外的核心罪證,以及深入調查過“七三一部隊”原隊員們的人生履歷呢?今天,當我拍完這部由五集、每集50分鐘的長篇構成的《七三一》之后發現,這樣的人可能連一輛出租車都坐不滿,也可能連一輛自行車都坐不滿。當然,這其中有日本軍國主義掩蓋罪證的原因,也有日本歷屆政府對戰爭罪行態度曖昧的原因,這就是這部《七三一》片子產生的背景。

那么,該如何完成這部片子呢?

2014219日,在一個春風似剪刀的寒冷夜晚,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外的動力班遺址被巨大的投影機打亮。在這個開機儀式上,中央電視臺副臺長、火狐體育原總裁高峰先生致辭,他說:今天我們站在這里,就是一種態度。因為我們不會忘記,日本軍國主義在這里犯下的罪行。如果我們忘記了,那就是我們自己的恥辱,我們將愧對我們的民族;我們也不應該忘記,那些在這里無辜殉難的生命。如果我們忘記了,那就無異于這些生命的再一次死亡。

高峰第一時間精確地為本片劃定了情感坐標和立意準則。在談到創作時,他提出的要求是:冷靜。之后,這部紀錄片能夠成為2015年度中央電視臺重點節目并入圍中宣部首屆紀錄中國外宣項目,得益于這一立意和情感基準。

哈爾濱市的平房區是“七三一部隊”絕大多數遺址遺跡的分布地,這里曾經為新中國裝備制造業基地的誕生作出過歷史性貢獻。長久以來,這一區域在哈爾濱這個具有獨特文化氣質的城市里,始終顯得務實而低調。今天在平房區最繁華的地帶,依然舉目可見大片當年“七三一部隊”宿舍,被稱為“士官樓”。這些表面被漆成鵝黃色的樓房十分堅固,盡管歷經七十年以上的風云變幻,甚至有的加蓋過一層,今天卻依然在住人。曾幾何時,在住房緊張的年月,這些大多數有兩間居室并帶有廚房、抽水便池的房子十分搶手。

 

《七三一》劇照.JPG

《七三一》劇照

《qisanyi》juzhao

20143月,《七三一》拍攝正式開始。為了把故事講好講正確,我們一邊依靠在哈爾濱的“七三一問題”研究專家,一邊積極與海內外的“七三一問題”研究人士取得聯絡。后來的事實證明,那些來自日本、美國的專家學者們提供的第一手檔案資料和歷史影像,構成了本片再現真實歷史的基礎和骨骼。我至今仍然能夠體會到他們的熱情、執著,還有面對真理和正義時的毫不妥協。

在拍攝手法上,我的職業生涯中曾深受BBC和歷史頻道很多偉大作品的震撼和影響,也曾異想天開地奮力模仿。這其中比較典型的有《隱蔽戰線》系列、《中東鐵路》,以及將浙江余姚河姆渡村幾十口人乃至村鎮干部全部改頭換面成史前人類的作品《河姆渡》。盡管真實再現至今仍然是國內紀錄片學術界存在爭議的一個敏感話題,但我決定將比我年輕的中國人拉到紀錄片《七三一》面前坐下并盡量能夠看完的時候,就沒再猶豫。

我們在平房區委、區政府的全力配合下,向各單位征集了大量的演員。盡管這些和平時代的中國公民身上很難存在二戰時期日本軍國主義者們身上帶有的特殊氣場。還有一些外國留學生也加入其中,當然,這些人的表演經歷幾乎為零。

最困難的還不是人的問題。當制片部門以哈爾濱為中心,搜索能夠提供相對準確的服裝道具的制片企業時,發現之前曾經寄予厚望的作為中國電影殿堂級基地的長影,已經處于一種標本狀態。我一開始提出想找一輛當年“七三一部隊”運輸班曾經使用過的道奇牌卡車的設想,在制片部門的集體仰天長嘯之下幻滅。如果從南方的影視城運一輛近似的改裝車,將是在時間和經費上都難以承受的任務。于是,非常抱歉地讓大家看到片子中有兩輛從牡丹江的威虎山影視城開來的解放牌卡車,將其刷綠而成“七三一部隊”運輸班道奇牌卡車。

本片攝影團隊,由拍攝過多部重點紀錄片的主攝影苗壯和蘇藝擔任。他們不是最有名氣的攝影,但在我眼里,他們是心態最好的攝影;復雜三維動畫場景復原是由參與過電影《太平輪》動畫創作的胡曉強、李陽陽在三個月時間內趕制出來的;航拍攝影由來自臺灣的老林和來自順義的莽海月出色完成;音樂及音效由操刀過紀錄片《習仲勛》《第三極》的王同、高寶喜親手料理;解說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著名播音員蘇揚,他與我的合作始于2002年的《龍潭三杰》,終于哪里可能要看他何時退休。本片沒有分集導演,總導演和總撰稿在兩位執行總導演的幫助下完成了前期拍攝和后期制作,他們一個是我當年《發現之旅》欄目創業時的剪輯李欣,一個是1995年和我一起跨入廣院7號樓的同學、中國電視劇中心的劉大治。在他們的努力之下,這個最多時達到一百多人的大組平安完成使命。本片藝術指導為中國傳媒大學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現代傳播》主編胡智鋒;歷史顧問團隊主要由來自日本、美國的二十余位專家學者構成,包括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誠一、社會活動家西山勝夫、著名律師一瀨敬一郎、京都中央病院院長吉中丈志、原八路軍日籍老戰士山邊悠喜子、美國威廉米歇爾法學院教授肯•波特、《惡魔的飽食》合唱團負責人持永伯子等。在此,一并表示感謝。

2015815日,“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耗資上億元的新館落成開放。因為在這一領域傾注了從三十多歲跨越到四十歲之間接近兩年的寶貴時光,我衷心希望,整個“七三一問題”的研究工作能夠因為更加廣泛地關注,而變得更加包容、精確和深刻。

不負頭頂的無數英靈與冤魂。

 

(本文作者:火狐體育王岙工作室負責人、紀錄片《七三一》總編導)

 

 

 

火狐體育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 移動終端
  • 音頻體驗
  • 網絡機頂盒
火狐体育 环球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火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