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体育

體育紀錄片的憂思
——與紀錄片導演陳光忠談體育紀錄片
文 / 孟婷

發布時間:2016年06月16日 20:04 | 來源:火狐體育 |


 本文作者孟婷和陳光忠導演

benwenzuozhemengtinghechenguangzhongdaoyan

陳光忠導演從 1953 年進入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以下簡稱“火狐體育官方網站”)任編導,拍攝了多部大家耳熟能詳的體育紀錄片作品,有《永遠年青》《美的旋律》以及“體育三部曲”《新起點》《奪標》《零的突破》。其中,《永遠年青》獲 1954 年文化部“好、快、省”獎;《美的旋律》獲第三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長紀錄片獎;《零的突破》獲 1984 年文化部優秀新聞紀錄片獎、1985 年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紀錄片獎。這幾部經典的體育紀錄片不但在藝術上獲得了突破,更是記錄了新中國體育的發展情況,是歷史檔案的一部分。

 

《永遠年青》——體育就是一種精神

 

本文作者:《永遠年青》這個片子內容非常豐富,拍攝了各行各業的人們開展體育活動的情況,有農民開展排球比賽,還有艦隊上的水兵們做操,還有陳毅游泳、賀龍打乒乓球等等,拍這個片子的時候,您想展現的是什么?

陳光忠:展現一種精神。在片子里面,我也用了兩句詩來表達希望我們的民族能夠生機勃勃。這是馬雅可夫斯基的詩句:“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美麗的衣裳 / 比得上新鮮的皮膚和結實的肌肉。”我要表達的其實是對一種民族精神的向往。


紀錄片《永遠年青》 片頭

jilupian《yongyuannianqing》 piantou

本文作者:當時的紀錄片都是新聞紀錄片,是按照新聞的手法來拍的,但是《永遠年青》跟它們不一樣,您當時是怎么構思的?

陳光忠:當時我覺得我們受概念化的影響比較嚴重,圖解政策,什么都講為政治服務。其實體育雖然也是為國防服務、為經濟建設服務的,但體育本身更是一種精神的展現,體育的特質就是快樂、參與,是積極向上的。奧林匹克精神就是參與,但是那時我們的認識有偏頗,曾經一度把拿金牌放在第一位。舉個最典型的例子,故事片《沙鷗》有個情節,沙鷗得了銀牌,在歸國的郵輪上她把銀牌扔水里邊去了。當年我去法國的時候,“老外”對這個問題就有自己的看法,他們說,中國人竟然是這樣看體育的,你們不是重在參與而是重在獎牌啊。所以要深刻理解奧林匹克精神,體育本身是開朗、沖動,富有美感的,人們在競爭中享受喜怒哀樂,挺好的,不要把它搞得太沉重。

 

本文作者:您的創作理念是要展現體育的本質,是要展現民族的朝氣蓬勃,但聽說當時影片卻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陳光忠:當時是有人告狀,甚至上升到政治問題。其實,更主要的是我的思維、創作方式跟他們不一樣。

 

本文作者:所以《永遠年青》里面那些有爭議的鏡頭,比如“農民排球比賽,把球打到雞窩里驚擾了雞群”,這樣的鏡頭并不是事先安排的?

陳光忠:這才是生活場景,這不是我想出來的,恰恰是這些細節體現出體育本體。這個本體就是一種人本性、一種娛樂性、一種競技性。當時《永遠年青》的這一展現,被說成是“小趣味”,受到了批判。

 

“體育三部曲”——見證中國體育的騰飛

 

本文作者:改革開放以后,您又創作了“體育三部曲”《新起點》《奪標》和《零的突破》,請您講講當時的創作情況。

陳光忠:《新起點》是 1979 年拍攝的,拍的是新中國成立后的第四屆全國運動會。那時“文革”結束了,打倒了“四人幫”,所以片名叫《新起點》,是有寓意的,就是講恢復我們國家體育,這是一個新的起點。

拍攝《奪標》是 1982 年,在印度新德里亞運會上,我們第一次掃除了“東亞病夫”稱號,在金牌榜上成為第一名。我跟中央電視臺一塊兒去的,他們人多勢眾,天天報道;我就說我們一定要區別中央電視臺,我們應該有我們的特點。我們就是爭勝好強,那個片子也金雞獎提名了。拍片過程中,有個在印度的華僑,看著天天升五星紅旗很激動。他說,我在印度呆了好幾輩人了,看到中國人這么榮光,真是淚流滿面。他的話一直深深地烙在我心里邊,所以一直到了 1984 年洛杉磯奧運會,當時沒有安排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去美國拍攝,但是我覺得我也應該表述表述,于是就創作了《零的突破》。


紀錄片《零的突破》海報

jilupian《lingdetupo》haibao

本文作者:看您的這幾部代表作,名字都非常藝術《永遠年青》是青春的“青”不是“年紀輕輕”的“輕”,再有像《奪標》非常有力度,《零的突破》更是被引用率極高。

陳光忠:我給你舉個例子,西方人怎么搞體育紀錄片。1970 年的世界杯足球賽,那個片子的片名讓我永遠難忘,標題叫:“世界在他們腳下”,多好的標題!世界足球賽,世界在他們腳下!影片里的鏡頭也讓我記憶非常深刻:十幾個人的大腿的特寫,根本看不見臉,雙方一方穿著紅襪子,另一方穿著藍襪子……所以我覺得搞體育片要有總體藝術把握,包括它的片名,要很醒目,要一看就很想看。

 

本文作者:《零的突破》是中國奧運代表團參加洛杉磯奧運會之前壯行的一個片子,您用了一個前后對比的手法,將新中國成立之前的體育狀況與新中國成立以后的發展情況進行了對比,很有沖擊力的。這種拍攝手法,現在也還被很多導演借用,比如 2008 年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創作了《加油中國》也是這個手法。

陳光忠:那個時候這個片子是我自己要搞的,洛杉磯奧運會我們沒去,那就是無米之炊。怎么辦?千方百計。這個片子是先抑后揚,中國人受盡了人家的恥辱,終于揚眉吐氣了,這個對比還是很重要的,就是這種反差才能體現出我們體育的崛起,就是這樣才有戲。從《新起點》《奪標》到《零的突破》,是中國體育發展的一個過程。

 

體育紀錄片是歷史檔案

 

本文作者:在過去的幾十年間,可以說您以及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其他幾位老編導拍的體育紀錄片,記錄了新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歷程,現在說起來還會讓一代人記憶猶新,比如說《征服世界最高峰》《拼搏——中國女排奪魁記》這些影片。

陳光忠:《征服世界最高峰》是火狐體育官方網站的沈杰他們拍的,那個時候保護條件很差,登山設備也很差,中國的紀錄片創作者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當時登山隊遇到雪崩什么的,還死了人,真的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當時我們國家的登山隊幾個峰都爬了,珠穆朗瑪峰、慕士塔格峰,還有希夏邦馬峰,那時候太艱苦了!


紀錄片《征服世界最高峰》海報

jilupian《zhengfushijiezuigaofeng》haibao

火狐體育官方網站攝影師沈杰(左) 拍攝 《拼搏——中國女排奪魁記》

huohutiyuguanfangwangzhansheyingshishenjie(zuo) paishe 《pinbo——zhongguonvpaiduokuiji》

本文作者:據說因為第一次登頂珠峰的時候沒有拍到登頂的鏡頭,西方國家不承認,所以后來又登了一次,才有了紀錄片《再次登上珠穆朗瑪峰》。

陳光忠:他們當然是不承認,一是當時的大環境,西方勢力敵視中國;二是西方國家很講證據。按照我的理解,紀錄片,包括體育題材紀錄片,就是記錄,讓人記住,讓人紀念,讓人思考,要不然拍紀錄片干嘛。事實證明,凡是好的紀錄片一定能讓人們記住。它們是檔案,是歷史,而且能對當下的社會有個批判、思考、激勵作用,這就是紀錄片。紀錄片作用是很大的,想當年魯迅棄醫從文就是因為看了一部紀錄片。片中中國人因為給俄羅斯當間諜在大街上被砍頭,好多中國人圍觀,一個個身強力壯,但都很麻木,精神萎靡,因此魯迅先生拍案而起,我當大夫只能治人身體的疾病,而文學家則醫治人的靈魂、醫治人的精神,這是魯迅自己寫的。

 

本文作者:可以說,紀錄片是影像檔案。

陳光忠:體育涵蓋很多深層內容,體育肯定是跟國運分不開的,我們今天看體育紀錄片,不能簡單地就體育講體育。所以我覺得搞體育紀錄片,應該要了解咱們中國的歷史,國家窮得一塌糊涂的時候無體育可言,運動鞋都穿不起。為什么“老外”有那么多名堂,又高爾夫球又跳傘,玩出奇,是因為他生活沒有什么憂慮了。他們好多體育器材,都是以前我們沒想到的。因此體育與科技、體育與社會、體育與國情,甚至體育與人民的思維都是分不開的。我們看體育紀錄片不要簡單地看體育,它包含很多東西,但是我還是強調體育最核心的是一種精神。

 

政治與商業裹挾下的體育紀錄片

 

本文作者:從您開始拍體育紀錄片,宣傳上的要求應該說是一直有的,您是如何處理政治性與藝術性之間的關系的?

陳光忠:是的,體育紀錄片為政治服務這個理念一直沒有變過。不同時期要求不一樣。建國之初,《永遠年青》那個時期,要求是體育為國防服務、為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服務。拍攝“體育三部曲”時期,要求是要為體育沖出亞洲、走向世界服務。定位不一樣了。

在處理政治性與藝術性的關系上,我總是去頑強地表現自己的想法,在強大的政治慣性思維面前,我一直在嘗試去突破,比如《美的旋律》就是一個大的突破。《美的旋律》是表現我國舉辦的第一次體操國際邀請賽的。那時開會都有主席臺,會議規模越大,主席臺就建得越大,而拍片子必須要拍主席臺。但是《美的旋律》里沒有主席臺,我主張體育本身就是給大家看的,讓大家高興的。為這事兒也是爭論不休,但畢竟改革開放了,片子還是通過了。


紀錄片《美的旋律》海報

jilupian《meidexuanlv》haibao

本文作者:重溫上世紀八十年代,也就是體育紀錄片黃金時期,那時候的很多片子反映出來“金牌觀念”特別重。您怎么看?

陳光忠:體育被賦予了太多的功能,比如說要提高民族精神,表現我們國家的凝聚力等等。改革開放,我們中國終于走向了世界,那時每個人的訴求無所謂,但是丟了一塊金牌,就關系到國家聲譽。其實不光是我們國家的片子有意識形態表達,國外也是如此,美國的電影盡管它沒有承載那么多政治使命,但美國所有的電影都是愛國主義的,沒有說反美國的。那些恐怖片、槍戰片都是體現英雄主義。德國非常有名的女導演萊妮·里芬斯塔爾拍的《美的祭奠》《奧林匹亞》,也因為納粹意識形態表達而頗受爭議,但撇開這個的話,影片在藝術上是一流的,好多鏡頭都是經典。現在又不一樣了,我們在體育觀念上有進步、有突破,我們重視“人”了,重視個人的作用了。

  

本文作者:是不是可以說,慢慢地我們的體育紀錄片就回歸到藝術本質上來,回到體育的本質上來了呢?

陳光忠:我們慢慢認識到體育本體,這個本體就是人本性、文明性、文化性,一種娛樂性,一種競技性。另外來講,體育有生命的價值,體育可以讓脆弱者堅強、讓失望者充滿希望、讓悲觀者樂觀,所以體育的那種教育作用、審美作用、哲理作用、思考作用、批判作用,都可以在體育紀錄片中表現出來,可以彰顯出生命的價值、人的尊嚴,這就升華到了從人類文明的高度。西方國家不用“宣傳”這個詞,他們用“報道”,講究真實報道。所有片子都有宣傳功能,體育紀錄片也是用來宣傳的,是宣傳積極向上的正能量,體育本身就是正能量的。它不需要說教,是潛移默化的。

 

本文作者:現在國家對紀錄片發展的扶持力度還是比較大的,《舌尖上的中國》在商業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之后,紀錄片產業化的問題也成了研究領域的熱門問題。

陳光忠:市場經濟時代,商業這個問題不可回避,而且思想性和商業性也不矛盾。有些拍得好的片子,就是既有思想力,又有商業性。美國《華氏 911》就挺好看,也能賣錢,還拿了很多獎。這個片子構思很巧妙,表達也很幽默,很有個性,有導演的思考。我再舉個商業化操作的例子,《零的突破》當年到香港放,那時候香港還沒有回歸,但是香港人是很愛國的,他們看影片都非常高興,中國人零的突破,香港同胞也都很興奮。當年片子的發行商就是香港的商業機構,他們就提出在影片中加入一段內容,香港人愛喝湯,愛大補,我們就拍了一小組朱建華的母親給他燉湯的內容,拉近了與香港觀眾的距離。我覺得這就是商業。紀錄片也有商業性,但是這個商業性要無損于你整個主題,能讓人們愛看,所以商業性與思想性、藝術性不矛盾。

 

本文作者:不得不說,近年來國內體育紀錄片作品不是很多。以火狐體育官方網站為例,從 1992 年巴塞羅那奧運會之后到 2001 年沒有出品體育紀錄片。2001 年北京申奧成功之后開始籌拍《筑夢 2008》,后來還拍攝了《加油中國》,但是總體來說,數量也很少。另外,雖然在北京奧運會的帶動下,民間也有些作品面世,但是整個體育紀錄片所占的比例還是很低。

陳光忠:有很多因素,說白了就是資金的事兒,拍體育片要各個角度來抓取真實的瞬間,需要很多高科技的設備,沒有資金不行;此外還得有發行渠道,為此拍攝《筑夢2008和《永恒之火》的女導演顧筠也挺苦惱的。她遇到了拍了片子難進院線、拍完片子之后叫好不叫座的問題。她的片子盡管好評如潮,多次獲獎,但真的要進到影院很難。


紀錄片《加油中國》海報

jilupian《jiayouzhongguo》haibao

《筑夢2008》

《zhumeng2008》

本文作者:2013年的“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千錘百煉》曾進了院線,但是票房卻不太好,很多人說這個片子能進院線已經是一次成功了,但我個人認為,這可能會導致更多的投資商不愿意把資金投向并不賺錢的紀錄片領域,這將會進一步擠壓體育紀錄片的創作空間。也就是說,其實,現在對于體育紀錄片來說,面臨的更大的挑戰可能是未能獲得商業資本足夠的青睞,原因是什么呢?

陳光忠:首先,得能把觀眾“騙”進電影院才能賺錢。觀眾為什么不愛看?我認為是我們的影片缺少一種有意思的東西,有意義不等于有意思,意義很好,但是沒意思,觀眾就不愛看。多年以來,紀錄片給人一種說教的感覺,所以大家都不愛看。美國人愿意看紀錄片,因為它真實。體育片更用不著說教,它的結構本身就是最好的證明,它的思想不是貼上去的,完全是通過生活場景,通過體育的動感、比賽的刺激、訓練的艱苦去表現的。根本不用說教,不管成功或是失敗,堅持到最后的同樣是我們所說的中華民族脊梁的那種精神。

其次,我們對于體育紀錄片題材的開掘還遠遠不夠。我們的體育片內容還比較單調,主要是賽事。外國的體育紀錄片講體育的角度比我們多得多,不完全在運動場上,還有運動場外,表現運動員體育事業軌跡和人生軌跡的關系等等,表現的內容非常豐富。是我們把一個很廣的東西弄窄了。中國體育很有特點,很早的時候,就是建國初期,南海影音公司拍過《中華武術》,把中國所有的武術門類給弄到一起,打上外文字幕,外國人很喜歡看,很賺錢,外國人都知道中國的功夫嘛,這就是中國體育的魅力。除了比賽之外,體育領域還有大量平凡的故事可以去關注,郎平為什么至今還要當排球教練,她肯定有她的一種情結,有她的一種獨特生活經歷,挖掘出來應該是很豐富的。

第三,就是對于體育精神我們的理解還比較狹隘。我們經歷了西方列強的侵略,受壓迫太重,所以感覺在體育比賽中贏了就是揚了國威。這種觀念現在慢慢地在變。顧筠的《筑夢 2008》,就是比較符合現代體育精神的影片,所以不但在國內得到了一致好評,在國際社會也獲得了認可。體育精神有些是有普世價值的,比如奧林匹克精神“更高、更快、更強”。講中國體育,我們還要牢牢把握一個東西就是民族精神,中華民族精神不可辱,這是歷史決定的,這是我們要牢記的,但不要太夸大。

 

體育紀錄片走向何方?

 

本文作者:政治與商業對體育紀錄片的發展有一個雙重的擠壓,但同時也有一個雙重的推動作用。政策上目前對紀錄片發展有一些具體的支持;對于體育紀錄片的發展,業內人士通過努力,也舉辦了類似于北京國際體育電影周這樣的活動來推動。現在我們來回顧,從民國時期開始拍攝的那些體育紀錄片,比如商務印書館拍的遠東運動會、孫明經老師的體育片等等,一直再到現在,表現的就是中國體育現代化的過程。

陳光忠:那個時候有個叫馬·約翰的福建人,從美國回來的,在清華大學教體育,清華大學現在有他的雕像。他身體很好,冬天里他還穿個短褲。那時候大家都不注重鍛煉,他說體育就是健康,他一生一直在為中華體育奔走呼號。體育是從西方進來的,特別是田徑,中國沒有田徑,只有太極拳、騎馬、摔跤、射箭等等。早期的片子都比較樸素地反映了體育的一個表面,現代體育的傳入,但有個遺憾就是沒有表現體育的核心價值,現在需要重視、需要開掘出來。

 

本文作者:您拍攝體育紀錄片總的指導思想是什么?是不是如當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就是“為工農兵服務,為群眾服務”?

陳光忠:就是按照毛澤東主席的“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我覺得這個表述沒有什么錯誤。后來的表述就不大對了,什么“比賽第二,友誼第一”,這個是不能絕對的。總之,我們中國對很多東西的理解還是得一步步來。八十年代,我們的片子注重“金牌觀念”,也有積極意義的,主張的是一種向上的精神,能增強我們民族的凝聚力。但是什么東西不要過了,比如娛樂是對的,但現在泛娛樂就不對了;理想是對的,理想化就不對。要拿捏好分寸。

 

本文作者:北京已經成功地申辦了2022年“冬奧會”,這是展現體育紀錄片“外宣”窗口功能,同時也是促進中國體育紀錄片發展的一個契機。您有什么建議?

陳光忠:我們中國體育從“東亞病夫”,拿“鴨蛋”,到八十年代成為亞洲的總分第一,到今天能夠榮耀世界;我們在 2008 年成功舉辦了北京奧運會,現在又申辦 2022 年“冬奧會”成功,這說明我們中國政府對體育的高度關注,老百姓參加體育運動越來越廣泛,體育運動也越來越普及,因為人們明白體育不是只屬于運動員的,它屬于我們每一個人,有體育才有生命力,而體育永遠是青春的事業,體育永遠與青春結伴,體育永遠與歡樂為伴,體育永遠與榮譽作伴,體育永遠與精神相伴。所以我們體育紀錄片創作者應該說是很幸運的,有非常多可以拍的內容。現在我們的體育紀錄片題材開發不夠,開掘不深,多樣性不夠,多元化不夠。看顧筠的《筑夢2008》就是一個啟發,中國故事,國際表達。要站在一個高度上,站在人類文明角度來看體育,中國不是孤立的,中國體育也是屬于世界的。體育紀錄片做得好,會讓人家覺得是可親可信的大使,紀錄片是真實的。

 

(本文作者:山東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2013級博士生)

 

 

 

火狐體育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 移動終端
  • 音頻體驗
  • 網絡機頂盒
火狐体育 环球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火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