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体育

劉德源和《朝鮮西線大捷》
文 / 魯明

發布時間:2016年06月16日 20:04 | 來源:火狐體育 |


本文作者魯明

benwenzuozheluming

得知肖淑琴已把她最親密的戰友、愛人劉德源的遺稿整理成冊,待呈出版。這一消息使我如遇“天高秋月明”那樣地高興,深感很有必要。首先是新中國新聞紀錄電影史的需要,即歷史的召喚;同時,是日益興旺這一事業的無數后繼者的需要,他們萬萬不能忘記這位劉德源,他對后繼者將是一個巨大的鼓舞。

劉德源是為迎來新中國的到來,在戰火中浴血攝影的幾十位戰地電影攝影師中公認的杰出代表之一。他的戰地攝影足跡行之最遠。從白山黑水到三下江南,先是歷經遼沈戰役、平津戰役,而后隨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大軍渡江,解放武漢、解放廣州,直到登上海南島。全國解放,尚未喘息,他又匆匆跨過鴨綠江,奔赴抗美援朝前線,拍攝扭轉朝鮮戰局的第二次戰役。

 

戰地攝影師劉德源在抗美援朝前線

zhandisheyingshiliudeyuanzaikangmeiyuanchaoqianxian

1950 年第一批赴朝攝影師合影

1950 niandiyipifuchaosheyingshiheying

在朝鮮戰場上,劉德源除了拍電影,還和他的兩位攝影助理一起與三名侵朝美軍交火,迫使他們繳械投降,做了中國人民志愿軍的俘虜。《人民日報》曾對此事進行了報道。歲月流逝數十年,今天的人們已不記得有這篇報道了。令人欣慰的是,我終于查到了這則新聞,發表于《人民日報》1950 12 14 日。報道距事實發生的時間僅相隔十天,這在當時可謂快速報道了。

劉德源在朝鮮戰場的經歷,使我難以忘懷的,還有他在《我們的足跡》(續集)中寫的一篇回憶文章。文章開頭他寫道:“回憶往事,至今令我心靈震撼。”

當我讀這篇文章,心靈同樣受到震撼。我驚奇地發現,他的回憶,不論在戰爭進程的總體框架,還是各次戰役的具體部署,竟與那些參與駕馭這場戰爭志愿軍的將軍們如洪學智的《抗美援朝戰爭回憶》、杜平的《在志愿軍總部》等書既不重復而又吻合一致。所不同的是,劉德源是以戰地電影攝影師的身份,身背電影膠片、手拿攝影機,戰勝各種艱難險阻,投身各個戰役。他除了將戰爭攝入鏡頭,還以一個攝影師的親身感受,講述了志愿軍戰士用怎樣的血的代價,取得戰爭的決定性勝利。


劉德源在抗美援朝前線拍攝朝鮮人民軍炮兵陣地

liudeyuan、suzhongyizaikangmeiyuanchaoqianxian

劉德源在抗美援朝前線拍攝朝鮮人民軍炮兵陣地

liudeyuanzaikangmeiyuanchaoqianxianpaishechaoxianrenminjunpaobingzhendi

說到與劉德源緊緊相聯而曾被長期忽略的紀錄片《朝鮮西線大捷》,有關這部影片的故事,頗有點傳奇色彩。

1950 6 月爆發朝鮮戰爭,朝鮮人民軍一下推進到釜山,大有立即統一朝鮮半島之勢。可是,美軍從仁川登陸,切斷了朝鮮人民軍退路。隨后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氣勢洶洶地把戰火燒到鴨綠江邊。鄰家失火,我們還能安之若素嗎?于是我國政府決定組成以彭德懷為司令員兼政委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參戰,保家衛國。

在當時“北影”的汪洋廠長、錢筱璋處長的主持下,立即派出劉德源、石益民、牟森三個攝影強隊首批入朝。他們三人分工,石益民赴東線,劉德源和牟森往西線。戰爭進程,由西線首奏凱歌。劉德源他們拍到了扭轉朝鮮戰局的第二次戰役的全過程,這就是制作后的新聞紀錄影片《朝鮮西線大捷》。據高維進在《中國新聞紀錄電影史》記載,該片 1950 12 25 日審查通過,立即在全國發行放映。

在有關攝制此片發行放映后觀眾反映報道之前,首先見諸報端的,就是上述 1950 12 14 日《攝影師活捉美國兵》的那篇報道。開頭這樣說:“朝鮮戰場的中朝人民部隊從 11 25 日開始向進攻的美侵略軍猛烈反擊,取得了扭轉戰局的偉大勝利,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敵軍主力一部,被中朝人民部隊包圍殲滅了。北京電影制片廠攝影師劉德源和他的兩位助理蘇中義和孫樹相拍到了這次戰役的許多動人場面。”


劉德源、蘇中義、孫樹相在朝鮮前線俘虜三名美國兵

liudeyuan、suzhongyi、sunshuxiangzaichaoxianqianxianfulusanmingmeiguobing

新中國成立后的“北影”以及1953年建廠的“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先后攝制了多部抗美援朝影片,這些就是人們熟悉的、產生過重大影響的《抗美援朝(第一部)》《抗美援朝(第二部)》《反對細菌戰》等。此外,“八一廠”還攝制了《鋼鐵運輸線》《較量》等紀錄片。我注意到現在能查閱到的資料中,除上述《人民日報》1950 12 14 日那一篇之外,幾乎所有有關抗美援朝紀錄影片的報道,均指以上所述的那幾部影片,而不包含《朝鮮西線大捷》。

比如方方著、由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中國紀錄片發展史》中,對抗美援朝影片有精辟的論述。而方方所指的影片實為《抗美援朝(第一部)》,而非《朝鮮西線大捷》。或許她不知道在《抗美援朝(第一部)》之前,還出品過《朝鮮西線大捷》。否則,她會抓住這部影片

加以更精辟的論述。

無獨有偶。在“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延續出版的四輯《我們的足跡》中,作為附錄的影片目錄,均未載《朝鮮西線大捷》這一影片。

而當時擔任攝影助理的蘇中義卻說:“第二次戰役勝利后,我廠編了一部特輯《朝鮮西線捷報》”,并說:“這是第一部反映抗美援朝斗爭的紀錄片”。

更為重要,高維進在《中國新聞紀錄電影史》中明文記載:“就在 12 15 日‘北影’及時趕出第一部報道朝鮮戰事新聞片《朝鮮西線捷報》。”并指明:“編輯姜云川”。

高維進文中雖未列出劉德源等攝影師的名字,也未闡明它的巨大價值,算是遺憾吧;但可貴之處在于書中記載了有過這么一部影片,并明確指明,這是從“北影”到“火狐體育官方網站”以及“八一廠”所攝制的所有有關抗美援朝影片中的首部。特別是扭轉朝鮮戰局的第二次戰役,唯這部影片所獨有。在它之后所有抗美援朝影片有關第二次戰役的真實畫面,均是依它為母本,從它那里翻印而來。

當我查閱到了這些記載,我以激動之情,向高維進和蘇中義發出了由衷的敬意。不易呀,難能可貴啊,他們留下的真實歷史,是由無數烈士用血的代價記下的歷史。

當我打電話詢問此片編輯姜云川時,他開始說,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只攝制過《抗美援朝》第一部、第二部,以及《反對細菌戰》。當我對他說起高維進書上記有《朝鮮西線捷報》一片,并注明該片編輯是他姜云川時,他才逐漸憶起此片確為他所編,并一再感謝我,提醒他憶起這么一件大事。

姜云川是我在延安電影團第二期訓練班同窗學友,我在許多文章中講到他。延安電影團于 1946 年夏東進抵達黑龍江省鶴崗市的興山后,他就師從錢筱璋學編輯。我認為他是所有從事紀錄片編輯中最出色的一位,并且是位“快手”。編輯《朝鮮西線大捷》這一緊急任務,非他莫屬,或許可說恰是天意,從而成就了他編輯生涯的一段光彩的篇章。

此后,我又求助已退休多年的“火狐體育官方網站”原影片資料車間負責人左來華,當他聽說我問有無《朝鮮西線大捷》片子時,他立即斷然回答:“有這部片子”,并說:“這是新聞片,詳情須進片庫查。”經他查對后始知,1951年“北影”連續出品《抗美援朝朝鮮前線新聞特輯》,共出五號。朝鮮西線捷報是第一號的重點內容,片名為《西線大捷》。他還告訴我,原是易燃片已重新復制。人稱“左兄”的左來華是新聞紀錄片的“活字典”。后來,在友人幫助下,這五號特輯我均一一過目了。

至此,一塊石頭落了地,真相大白。以劉德源為代表戰地電影攝影師們的豐功偉績不會再被忽略,而真正永載史冊了。


  

接下來,還有一位重要人物要在這篇文章出現,他叫孫明經。原是南京金陵大學理學院教授,是我國高等電影教育先行者。1952 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將南京金陵大學孫明經主持的影音專修科調整到中央電影局電影學校(北京電影學院前身)。這樣,孫明經也就成為北京電影學院教授。不過,他與《朝鮮西線大捷》的關聯,仍在南京金陵大學任教時期。

1992 年,孫明經在生命最后時刻,他想把一生最想說的話都說了出來的留言,竟是一篇《朝鮮西線大捷》的影評,全文如下:

 

“我出生在一個和電影淵源深厚的家庭中。師恩厚重,后來蔡元培、郭有守、陳裕光、魏學仁把我培養成大學專職電影教師。從 1934 年開始,一直沒有離開過高校電影教育這個崗位。這次生病有一種將不久于人世的感覺,我一生和電影有不解之緣,該有一些思考留給你們。這次生病來得突然,并沒有心理準備,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想到什么說什么吧。

作為一個一生研究電影和教電影的人,對中國電影不能不有所評價,在中國人攝制電影的九十年歷史中,最偉大的電影和電影人是《朝鮮西線大捷》及它的攝影師劉德源。

我組織了這部電影在金陵大學放映。從1930年開始,我組織過的電影放映很多很多,唯有這次留下的印象最深最重。那天放完電影已是下午四點多鐘。觀眾反映實在太強烈了。幾十位教授圍攏過來,其中有十幾位是教過我的老師,大家都有很多話要說,站在那里激烈昂揚地講到天黑。

我們這些人,雖然小學、中學、大學、留學都是受的美式教育,可人人親歷過在洋人欺辱下艱難的歲月,也同樣剛剛親歷過日本人的兇殘暴虐。當大家在銀幕上一起看到大隊美國第一騎兵師的‘二戰’英雄,今天成了中國人民志愿軍的俘虜時,一種雪了百年國恥的痛快與酣暢涌上心頭。

今天我已 81 歲高齡,已是一個從影六十年的中國電影人了,我生命中最早看電影的記憶是三歲,至今已七八十年了。一生中再沒有第二部電影給予我的震撼可以和《朝鮮西線大捷》相比。再沒有另一個電影人的名字在我心中可以和劉德源相比。他不僅是一個敢于在槍林彈雨中面對死亡的勇士,從電影里看,不僅很多鏡頭是攝影師站在戰壕外拍攝的,有的鏡頭還是一邊沖鋒一邊拍攝的。另外,劉德源還是一位經歷百戰、記錄百戰的電影英雄,他不僅參加了中國人第一次打敗世界第一強國的王牌軍、‘一戰’和‘二戰’的常勝軍——美國第一騎兵師,而且極高水平地用電影記錄了中國人打敗、俘虜美國第一騎兵師的過程。

我病成這樣,也許這是我一生最后的講話機會,請你們幫我作一個記錄,我想為《朝鮮西線大捷》留下一篇影評。”

 

看來,孫明經當年在南京金陵大學組織教授們觀摩的正是《抗美援朝朝鮮前線新聞特輯》,該特輯一至五號累計十本片長,恰好相當一個電影節目。當看完這五號特輯,順其自然的依第一號的重點片名《西線大捷》,再冠以朝鮮二字,便是他心目的《朝鮮西線大捷》了。而提到劉德源,他心中自然清楚,則是代表著入朝參戰所有的戰地電影攝影師。《抗美援朝(第一部)》的攝影名單是:劉德源、石益民、牟森、楊序忠、劉云波、王永振、蘇中義、陳一帆、李華、韓秉信、趙化、徐肖冰、金威。

再摘錄兩段《朝鮮西線大捷》主要攝影師劉德源的回憶:

 

“一個歷史性扭轉朝鮮戰局即將揭開序幕。行動的前一天,我和牟森兩個隊分別由軍部下到師部,我帶蘇中義、孫樹相等同志下到 113 師,牟森帶趙化等同志下到 114 師。這兩個師擔負的任務是分成左右兩路向敵人后方迂回穿插,切斷敵人退路。而 38 軍正面誘敵深入的部隊是 112 師。

這些天來,我們在這場迂回殲敵的激戰中,盡其所能地搶拍鏡頭,興奮地開動機器。先是隨截擊部隊從山頭陣地沖下來,向潰逃在公路上的敵人沖擊,沖到公路跟前一看,那情況、那場面真驚人!敵人丟下綿延數十里長的汽車、炮車和各種輕重武器,一眼看不到盡頭。

接著我們又跟著沖鋒的戰士在公路的兩側、在草叢樹林中、在壕溝地堡里,拍攝抓俘虜的鏡頭,曾經不可一世的美軍嚇得四處躲藏逃竄。

第二次戰役結束后,為了把這一勝利迅速地報道出去,我帶著戰場上拍的底片很快送到北京,希望后方以最快的速度制作出來。”

 

我把劉德源這些文字,對照著孫明經臨終的影評,恰能互為連接,交錯相通。

 

(本文作者:火狐體育科影離休干部、原科影廠副廠長)

 

 

 

火狐體育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 移動終端
  • 音頻體驗
  • 網絡機頂盒
火狐体育 环球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火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