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体育

文獻紀錄片“情景再現”中的美術創作
—— 美術造型在實踐中的幾點思考
文 / 潘捷

發布時間:2016年08月15日 15:18 | 來源:火狐體育 |


本文作者潘捷

benwenzuozhepanjie

在文獻紀錄片的拍攝中,“情景再現”的表現手法得到了比較廣泛的應用,以彌補影像資料的不足。歷史產生了故事、故事生成了情節、情節演繹出細節。在“情景再現”中,所涉及到的置景、道具、服裝、化妝、錄音、照明等元素,這些影視元素的統合為紀錄片的表述,在思想性、觀賞性、藝術性上奠定了基礎,使枯燥的歷史記錄變得生動而充滿活力。其中影視美術師應用造型手段營造產生的視覺畫面氛圍,往往在其中起著重要的作用。

 

一、文獻紀錄片美術創作的概念和體現

文獻紀錄片中的“情景再現”具有獨特的內涵,它不僅要求事件本質的真實,而且要求現象的真實;不僅要求事實和史實的真實,還要求這種真實能使觀眾從屏幕上感受到;不僅要求影片作品本身邏輯的真實,而且要求這一真實是有畫面佐證的。

美術師在文獻紀錄片“情景再現”的創作過程中,是最先把拍攝內容中涉及到有關歷史環境、空間構成、人物形象、服裝服飾、道具陳設等文字描述,轉化為具體畫面形象的第一人。美術師從接到拍攝大綱或劇本后,需細致閱讀并分析拍攝場景;傾聽導演闡述,與導演交流造型細節、查看置景場地;與攝影師溝通推、拉、搖、移的拍攝機位等等。還需要做好自己業務內的查詢事實、史料,并繪制出場景氣氛圖、置景施工圖和平面圖,隨后與道具師考慮道具陳設內容。

拍攝文案是導演要拍攝的框架和范圍,清晰文案中會注有需要“情景再現”的事件發生的時代背景(和平、戰爭、動蕩、災害)、涉及人物(年齡、身份、性格、職業、教養、地位)、空間環境(地域、環境、民俗民風)等等。前期閱讀導演的拍攝文案,了解“情景再現”的故事與情節,構思各種相互關聯的有意味的畫面,是美術造型師要做的案頭工作。服裝是為“情景再現”扮演演員角色服務的,也是人物造型的重要手段,并能夠顯示人物所處時代、地域、民族等特點。此外還有道具陳設,所要加工的場景無論是在攝影棚內搭建,還是在外景地對實景改造,都需要考慮施工材料的選擇、款式圖案的搭配、顏色基調的調試、材質肌理和新舊效果的確定等綜合問題。在置景實施過程中既要有客觀技術性的保障,還需體現造型畫面中主觀藝術性的呈現。以上的工作流程,是美術造型保障文獻紀錄片“情景再現”拍攝順暢的有效的方式方法。

紀錄片中早期應用“情景再現”的影片,是被人們譽為紀錄電影之父的羅伯特·弗拉哈迪拍攝的紀錄片《北方的納努克》。影片記錄了生活在北極冰天雪地中愛斯基摩人納努克一家在傳統生存方式下的日常勞動和家庭生活,反映了他們與大自然進行艱苦斗爭的實際情況。拍攝中,弗拉哈迪大膽地把真實的生活場面同創作者的想象與詩意般的畫面完美地結合起來。為了拍攝這部紀錄片,弗拉哈迪事先進行了創作構思,特意邀請當地的愛斯基摩人納努克一家人扮演這部影片,并且按照自己的創作要求和拍攝需要,重新搭建了一間較大的冰屋子。在拍攝納努克一家人在冰屋內起居的情節時,因為冰屋內光線不足,弗拉哈迪要求將一半的冰屋子打掉,場景近乎成為專為拍攝用的“景片”。在刺骨寒風中,納努克和家人完成了“冰屋起居”的表演拍攝。

 

 圖2:《北方的納努克》場景劇照.jpg

《北方的納努克》場景劇照

《beifangdenanuke》changjingjuzhao

此后,“情景再現”和扮演的手法作為重要的手段開始運用在紀錄片中,包括文獻紀錄片中。因為當對于一段歷史事件、一個歷史人物進行講述時,難免會遇到影像空缺的問題,而“情景再現”和扮演手段可以更加形象生動地還原事件和人物,被業界一些人認為“比真實更真實”(注1),可看性也更強。

 

二、文獻紀錄片美術創作更需要關注細節

紀錄片創作者“要實現電影的空間真實和整體真實,必須排斥人的主觀干預,保持電影的客觀真實,也就是避免讓電影創作者通過蒙太奇把觀眾引入自己的思想框架。”(注2

在文獻紀錄片中,美術的造型作用還反映在營造畫面、拓展內容、渲染氣氛等方面,尤其是對敘事結構中的有序性和完整性起到明顯的作用。好看的、具有吸引力的畫面,有著增強敘事功能和藝術感染力等作用。這在文獻紀錄片創作的“情景再現”中表現最為突出,下面以幾部火狐體育出品的含有“情景再現”的文獻紀錄片為例,予以說明。

例一:文獻紀錄片《駐藏大臣風云錄》(2016年出品導演:次仁多吉)

《駐藏大臣風云錄》以清朝中央政府派駐西藏駐藏大臣的歷史為主線,講述自雍正五年(1727)至宣統三年(1911)間,駐藏大臣制度的由來、發展和演變的歷史過程;講述歷史長河中漢藏民族團結友誼的生動故事和血濃于水的兄弟之情。本片的“情景再現”主要用于表現駐藏大臣們帶有西藏地域民族特色的辦公衙府的場景。依據故事需求,衙府內設有大臣們辦公的議事堂、啟稟奏折的書房和休息廳,景片涉及到西藏地域獨特的建筑風格、房屋內帶有宗教氣氛的裝飾特點和環境總體色調,這些是美術造型上要抓住和表現的基本要素。在細節的真實表現上,景片墻面上裝飾的香布飾帶和懸掛的藏佛教唐卡像,是專程從西藏運抵過來的。人物扮演的服飾和道具的陳設更要講求真實;書柜擺設、多寶柜內的文玩擺件、瓷器飾物的選擇、清朝時的書法繪畫(包括書寫的內容)、桌椅條凳的造型與顏色、案上書寫奏折的筆墨紙硯、清朝紙張信箋的形狀等等,都做到了有據可查。

 

圖3:《駐藏大臣風云錄》場景劇照 .jpg

《駐藏大臣風云錄》場景照

《zhuzangdachenfengyunlu》changjingzhao

例二:文獻紀錄片《周恩來外交風云》(1998年出品導演:傅紅星)

本片拍攝文案中有一段故事,需要再現周恩來宴請柬埔寨國王西哈努克親王一幕。由于西哈努克親王信佛教吃素齋,準備拍攝的所有菜肴為北京廣濟寺師傅親自烹飪的清真素齋。為了突出菜肴細節的真實和畫面感,“情景再現”鏡頭在經過美術師精心設計的攝影棚內通過技術手段拍攝完成。

 

圖5:《周恩來外交風云》場景工作照.jpg

圖5:《周恩來外交風云》場景工作照.jpg

《zhouenlaiwaijiaofengyun》changjinggongzuozhao

例三:文獻紀錄片《電影先鋒》(2013年出品導演:畢瓊)

1938年,八路軍總政治部電影團即“延安電影團”正式成立。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一個電影和圖片攝影的專業機構。文獻紀錄片《電影先鋒》聚焦于延安電影團的組建以及在艱苦條件下進行創作的歷程,展現了“人民電影先鋒隊”記錄時代的創新精神。本片的“再現情景”抓住了上世紀三十年代陜北延安的時代和地域細節進行表現,如:院落窯洞、窯內土炕、墻面上標語口號、木刻版畫、簡易木桌木凳、簡單沖洗相片的磁盤瓦罐、線繩上小木夾和飄動的照片等等。

為了表現延安電影團成員錢筱璋與張建珍結為伉儷、共同工作生活一幕,劇組在懷柔影視基地的小土屋里營造了戰爭歲月中的浪漫與喜慶氣氛;土炕中間小木桌上冒著熱氣的老瓷碗、笸籃里裝有鄉親們祝福婚慶的大紅棗和花生、墻上掛有用彩色土紙剪就的拉花、窗上的喜字、土炕邊陜北的小布老虎、簡易木柜上小鏡子旁的一束小花,簡陋與艱苦的環境并沒有減弱革命戰友之間浪漫情懷和喜悅,“情景再現”著那個時代的印記。

 

圖7:《電影先鋒》場景劇照 .jpg

《dianyingxianfeng》changjingzhao

例四:紀錄片《歸去來》(2015年出品 導演:田珉)

公元 412 年,僧人法顯為信仰遠行印度腹地和斯里蘭卡求法,13年后攜帶親手抄寫的佛經戒律,搭載外籍商船踏上歸途,漂泊大海近一年歷經艱險輾轉回國。紀錄片《歸去來》講述的正是那一年歸程中發生的故事。劇組在攝影棚中搭建了一條長18、寬7.5 的古代大船,在場景和演員的“搬演”下,當年發生在甲板上、船艙內的趣聞軼事得以較好地還原。歷史上發生的這段沒有畫面史料的事件,通過“情景再現”而變得有聲有色。

 

圖9:《歸去來》場景搭建.jpg

《歸去來》場景照

《guiqulai》changjingzhao

例五:紀錄片《惠山古鎮》(2015年出品 導演:于鵬)

《惠山古鎮》中再現了古代東晉時期的無錫惠山古鎮教書育人的場景;小娃娃讀私塾的學堂、《二泉書院》主人公邵寶開辦的學堂等。

 

《惠山古鎮》場景照 

《惠山古鎮》場景照

《huishanguzhen》changjingzhao

例六:紀錄片《問禪大洪山》(2015年出品 導演:褚紅霞)

《問禪大洪山》是一部充滿禪意的歷史文化紀錄片,本片以中國禪宗勝地湖北隨州大洪山為依托,講述了歷史上中古時期三位僧人的各式傳奇故事。片中再現了許多意味深長的情景:風將經書吹動,風停,封面落下,是經書的名字;兩個僧人打坐,陽光透過窗幔照在身上;慈恩寺印順法師與日本僧侶進行茶道儀式等。

 

《問禪大洪山》場景照

《問禪大洪山》場景照

《wenchandahongshan》changjingzhao

例七:紀錄片《新四軍 1941》(2014年出品 導演:李誼)

1941年,是新四軍發展史上一個特殊且重要的年份。這一年年初,“皖南事變”爆發,新四軍軍部受到重創,但新四軍指戰員的抗戰信念并沒有動搖。不久,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新四軍軍部于蘇北鹽城重建。紀錄片《新四軍1941》通過歷史影像、檔案、訪談、再現等形式,回溯1941年新四軍重建軍部后,率領華中軍民沖出危境、堅持抗戰到底、開創抗戰新局面的歷史畫卷。片中亦對新四軍部隊衛生所和部隊作戰指揮所等場景進行了再現。

 

圖16:《新四軍1941》場景照  (1).jpg

圖16:《新四軍1941》場景照  (1).jpg

《xinsijun1941》changjingzhao

“影片中生動具體的細節描寫,是克服一般化、概念化的最好辦法,在復雜紛紜的生活現象中選擇能夠反映生活本質的具體現象,生活的一些生動細節,構成影片的情節。通過細節描寫,使影片更具有動人的力量,表現的思想內涵也就更加耐人尋味。”(注3

影視作品“要善于用細節來表現被拍攝對象的思想品格、價值取向、精神實質和事物的本質特征,要能夠抓取一個個細節來激發觀眾的情緒,使人產生思想和心靈的碰撞,從而實現情感與精神境界的升華。”(注4

美術創作要對“情景再現”中的細節性給予更多的關注。細節是紀錄片的“血肉”,是構成藝術作品整體連貫的要素,是表達情感、塑造形象、渲染氣氛、調動觀眾情緒的必然載體。“情景再現”表現空間的細節真實、生活的細節真實,同樣需要美術師在創作中發揮主觀能動性,在尊重事實、再現真實的前提下,可以設計“形式美”的情節和表現,創作出有意義和有意味的畫面,這既是:真實的力量+紀實性+藝術性。尤其在置景和道具陳設過程中,如:扮演者手持毛筆在信箋、宣紙上的運行鏡頭:速度的快慢、提按的輕重、墨色的濃淡、字體的斜正、空間的疏密等,都能通過畫面感到書寫者的情緒變化和故事的跌宕起伏。畫面中細節的捕捉和運用,也是導演創作意識的另一種體現,美術創作應對此給予重視。

 

三、美術創作要在畫面中拓展內容、完善敘事

文獻紀錄片創作中的“情景再現”,是要把以往發生的事件、人物、背景經“搬演”、“再造”重新演繹出來。“情景再現”首先是史料的真實性,即有據可查。美術設計下的“情景再現”重要原則是“如臨其境”,使影視畫面變得更加形象化、直觀化。

紀錄片的美術設計要具有綜合的知識面,尤其對建筑結構、材料材質、顏色冷暖等需要深入探究,對道具和服飾的發展與變化也應具有一定的敏感度和關注。設計“情景再現“場景,一定要自己去場景環境中發現在造型上可以利用的一切元素,選擇出最佳的方法與手段進行景片的創作,制作出合理與和諧的道具陳設,最終完成精致的畫面。

一部讓人贊許和喜愛的紀錄片,成功的原因非常的簡單,那就是所拍攝的事件“事實詳實、有知識獲取感、具有人性挖掘和情感表露”。“知識獲取感”是指我們對世界的解讀和人生觀的更新;“情感表露”則是讓我們的情感在視聽畫面和文字的感悟中人性和情感的重新生發。

文獻紀錄片是視聽藝術的結合體,是影視藝術的一個類型,是不同文化之間溝通的橋梁紐帶,有著重要的社會影響力。它展現我們賴以生存的大千世界的多面性,記錄歷史的變化與變革。它可令人產生興奮感和奮進精神,帶給人們快樂或是沉思。紀錄片導演次仁多吉曾經說過;“我們不生產歷史,我們只做歷史的搬運工。”這話比較生動地詮釋了文獻紀錄片“情景再現”的實施和意義。對于文獻紀錄片的美術創作要學會“搬運歷史”,在情景再現歷史事件、時空環境、烘托渲染氣氛中做好“縫合敘事”,創造出更多優美的畫面,帶領人們去感知歷史,獲取知識。

我們相信,文獻紀錄片的“情景再現”能夠留下更多有意義、有價值的完美鏡頭,這些有意義和有價值的完美畫面能夠為后人所得益。其中的美術工作至關重要,大有可為。

 

(本文作者:火狐體育影視劇部美術師)

 

注釋:

1. 何蘇六、豐瑞等:《紀錄片創作》,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 2015 年版,第 61 頁。

2. 彭吉象:《電影銀幕——世界的魅力》,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1 年版,第 40 頁。

3. 高維進:《中國新聞紀錄電影史》,中央文獻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314 頁。

4. 何蘇六、豐瑞:《紀錄片創作》,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 2015 年版,第 107 頁。

 

 

 

 

火狐體育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 移動終端
  • 音頻體驗
  • 網絡機頂盒
火狐体育 环球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火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