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狐体育

風箏,放飛我們的理想和希望
——紀錄電影《風箏·風箏》觀后
張思濤

發布時間:2021年06月18日 14:11 | 來源:火狐體育 |


張思濤

張思濤

(一)

    從手機中看到紀錄電影《風箏·風箏》即將上映的消息,不禁引起我一段少年時代的回憶。

    那是1959年,轉眼 62年過去了!

    那時我還是一個15歲的少年,戴著紅領巾,在上海五四中學念初三。

    那天下午(也許就是“六一”,放假半天),我從茂名北路家中步行到延安中路“上海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買票看了一場電影《風箏》。

    買票花了多少錢?好像只有兩毛多,回想起來卻是我少年時代看電影“最貴”的一次。當時我愛好文學,也愛看電影,因為家里弟妹多經濟困難,看電影一般都會到三輪影院或者看“早早場”兒童專場,這次由于提前從報刊上得知這是“第一部中外合拍電影”,又是“第一部彩色兒童故事片”,因此早就“望眼欲穿”,有點“迫不及待”了,搶著看了個“頭輪”、“首場”。

    這部兒童片,我至今還能記得故事大概:法國小朋友比埃羅和尼可爾兄妹倆,中國小朋友宋小青和他的同學們,一只風箏連接起他們的友誼,還有七十二變的孫悟空,從風箏上走下來了……

    神奇的故事,絢麗的畫面,生動的人物和故事,中法兩國人民友誼的崇高主題……這些深深吸引了一個年輕的“文學愛好者”,當晚我不禁“文思如泉涌”,連夜寫下一篇千余字的“影評”,第二天便寄給了《少年文藝》雜志……

    當時完全沒有想到,“電影”后來成了我的終生職業,我在電影界已經四十年,那篇文筆稚嫩的“影評”也許可以算是我“加入”電影事業的開端……

(二)

    我把上面這些童年回憶告訴了紀錄電影《風箏·風箏》影片撰稿人和總導演之一,也是我的年青朋友許峰先生。

    今年6月1日,許峰導演請我去看紀錄電影《風箏·風箏》。

    走進放映廳之前,我對許峰說:你的紀錄片有個好構思,相信能拍出一部好片子。

    影片剛放完,響起一片掌聲,全體觀眾包括在場的幾位法國、美國朋友,紛紛鼓掌向兩位總導演表示祝賀!

    確實是部不錯的紀錄電影。

    首先是有一個好的構思。構思很重要,無論故事片還是紀錄片,構思是從生活走向藝術的橋梁,好的構思是成功的藝術創造走出的第一步。紀錄電影《風箏·風箏》從上世紀五十年代一部電影(《風箏》)的拍攝和傳播著眼,尋訪影片幾位主創的人生經歷,時間跨度60多年、空間跨度半個地球;這里有廣闊的時空背景,有藝術形象與生活真實的相互映照,也有不同文化的對比描寫等等。影片從幾個小人物的故事折射出中法兩國人民的友誼及其發展,從一部電影的命運表現出人類的理想和希望。構思比較巧妙,比較獨特,也比較完整,尤其符合“即小見大”、“由個別到一般”的藝術規律。

    其次是有一個好的故事。故事片關鍵在編寫一個好故事,紀錄片則應重在生活記錄,但是《風箏·風箏》這部紀錄片也給觀眾編織了一個比較完整的故事。除了通過采訪后人敘述中方編導王家乙、法方編劇安東尼和導演羅吉的故事外,影片重點放在對當年《風箏》中方小演員劉祥生(宋小青扮演者)、華衛民(周佩琴扮演者)和法方小演員希爾維婭娜(尼可爾扮演者)三人的跨海尋訪,講述他們當年的“演員”經歷以及60多年來的命運變遷,特別描寫了他們為延續童年友情而再次飛越大洋實現互訪和歡聚的動人故事。這本身就是一個好故事,有懸念有情感、有意義,令人感動,令人掛念,構成作品的完整情節。

    值得一提的是,紀錄電影《風箏·風箏》以當年三個小演員作為主體故事,同時又延伸出了青年畫家王涵、二胡演奏家果敢、太極拳拳師申思等幾個旅法華人的故事,以及音樂家雅爾、農藝師馬丁、電視制作人羅諾瓦等法國友人在中國播種友誼種子的故事,因而使影片表達的“中法友好”主題由點及面,展示出更加廣闊的社會生活內容。我理解編導的意圖,影片也實現了這個意圖。但是我又想到,這些描寫作為副線也可能是有利有弊的,它伸展了主題,卻可能松散了結構。如果換一種寫法,集中篇幅,再發掘、深挖一下“三個小演員”的故事,又將如何呢?藝術創作有時有其得必有其失,這個問題似乎可以留作討論。

    最后是影片有一個好的意義。影片的意義不僅僅是表達了“中法兩國人民友誼”這個大主題,正如片中主題歌反復詠唱的:“風箏風箏,飛呀飛,連接友誼和文明,放飛理想和希望”……紀錄電影《風箏·風箏》的拍攝不單單慶祝了中法建交55周年,而且它使我們感受到,世界各國人民不論民族信仰膚色語言,同住一個地球村,共處“人類命運共同體”,影片中的風箏向世界人民傳播了中華民族的希望和理想,那就是反對霸權、杜絕戰爭,向往人類的和平、理解、友好、合作、文明和進步。這是紀錄電影《風箏·風箏》的深層意義。

(三)

    紀錄電影《風箏·風箏》描寫了故事片《風箏》三個小演員的人生故事,也帶出了當年一個普通小觀眾與影片《風箏》發生的小故事。

    我作為當年那個小觀眾,“故事”是微不足道的。但我為此寫了第一篇“影評”,沒有想到后來還選擇了電影作為終身職業。這倒并不是宋小青扮演者劉祥生所說的“機緣巧合”,而是國家的“改革開放”使我們實現了個人的人生理想。

    紀錄電影《風箏·風箏》揭示了電影作為當代藝術具有重要的社會功能,除了歷來所說“認識、教化、審美與娛樂”,有時它還會承擔起某種特別的社會和政治功能。正如“乒乓外交”推動中美建交,電影《風箏》也促進了五年后的中法建交。

    這是紀錄電影《風箏·風箏》向我們顯現的“第二主題”。

    我為自己一生從事電影工作而感到榮幸,感到滿足。

    紀錄電影《風箏·風箏》增強了我們每一個電影工作者的榮譽感和社會責任感。

    這也是要感謝紀錄電影《風箏·風箏》的。

 

(本文作者曾任中宣部文藝局影視處處長,中國電影家協會書記處書記、秘書長,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劇本中心主任)



火狐體育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 移動終端
  • 音頻體驗
  • 網絡機頂盒
火狐体育 环球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火狐体育